煤炭消费总量控制与能源结构转型国际研讨会盛大召开

2014-11-21

“煤炭消费总量控制与能源转型国际研讨会”由“中国煤炭消费总量控制方案和政策研究”项目主办,由英国儿童投资基金会、能源基金会、世界自然基金会和自然资源保护协会协办,得到中国节能协会、中国能源网和北京国际能源专家俱乐部的大力支持。本次国际研讨会于2014年11月17-18日在北京四季酒店召开,有450多人参会,包括国内外专家、驻中国使馆代表、政府官员、企业协会、非政府组织和媒体代表。

此次研讨会介绍和交流煤炭消费总量控制课题的初步研究成果,借鉴和吸取国内外煤炭减量和能源转型的成功经验,充实和提高将于明年年初提交国家有关部委的报告,为设定全国煤炭消费总量控制提供高效的、基于市场的、有强制约束力的政策建议和可操作措施,推动煤炭消费总量在2020年或之前达到峰值,二氧化碳排放在2025-2030年间达到峰值,帮助中国实现资源节约、环境保护、应对气候变化与经济可持续发展的多重目标。

煤炭消费总量控制问题的提出

2013年全国大面积重度雾霾促成了政府“重典治霾”和“向污染开战”的决心和行动。国务院《大气污染防治行动计划》提出了大气污染控制治理方案,并对各省市的PM2.5浓度提出了具体而严格的要求。中央财经领导小组第六次会议聚焦能源安全战略,习近平总书记提出推动能源消费、能源供给、能源技术和能源体制四方面的革命。总课题组于2013年10月启动了“中国煤炭消费总量控制方案与政策研究”课题,目的在于为设定全国煤炭消费总量控制目标、实施路线图和行动计划提供政策建议和可操作措施。总课题组紧紧抓住能源总量控制的核心就是控制煤炭消费,煤炭是能源转型的关键。

煤炭是威胁人体健康的各种空气污染物和导致气候变化的温室气体的首要来源,控煤是现阶段“控霾”的核心;控煤也是近期能源总量控制和能源转型的核心。从长远来看,在中国经济发展进入换挡降速、结构调整的阶段,能源转型能够推动经济的增长方式和结构的转变。课题组首先从经济结构转型的要求、煤炭的环境和健康影响、应对气候变化等方面阐述了实施全国煤炭消费总量控制和能源转型的必要性。首先从协同效应方面计算了煤控所能实现的环境健康等外部效益,并从宏观经济需求、高耗能部门的应对策略和如何实现煤控的市场机制几方面提出了具体的政策,最后提出了落实到地方的行动战略。

设立生态环境红线控制煤炭生产和消费

煤炭生产和消费受到水资源、大气环境、公众健康和气候变化各方面的约束。2013年我国74个城市PM2.5年均值为72微克/立方米,约为世界卫生组织(WHO)规定的过渡期第一阶段目标(35微克/立方米)的两倍。空气质量的红线是目前最重要的煤控约束条件之一,我们应该以世界卫生组织(WHO)规定的过渡期目标为红线:分省PM2.5年均目标分别在2030和2040达到35和25微克/立方米,2050年达到世界发达国家水平(10-15微克/立方米)。另外,中国煤炭资源和水资源呈逆向分布,局部煤炭资源丰富而水资源稀缺地区已被过度开采(开采率超过100%)。2020-2050年的水资源条件对煤炭开采洗选和转化利用的发展具有强约束,即使是在削减煤炭消费的情景下,按照现状的用水水平仍然不能支撑煤炭相关产业的规模化发展,尤其是在北方缺水地区发展煤电和煤化工项目。水是中国的生存命脉,必须强力推行节水。煤控目标可以产生显著的节水、减排、减碳和保护公众健康等多重效应。

控制煤炭消费总量是低碳绿色经济发展的基础

社会和经济发展的新常态,提供了实施煤炭总量控制的极好机遇。控煤的长远目标是推动低碳绿色经济发展和能源转型,满足社会发展和人们生活水平提高的能源需求。能源转型推动经济增长方式和结构的转变,新能源(可再生能源)技术是经济新常态的增长点。2012年全世界能源消费结构中,煤炭占29.9%。石油33.1%,天然气23.9%,核电4.5%,其余可再生能源8.6%,预计到2050年可再生能源将成为主导能源。中国作为第二大经济体,仍然有后发优势,在追赶式发展中应利用能源结构调整,积极刺激经济增长。如果能源不转型,经济的增长方式和结构转变就很难实现。

控煤是倒逼高耗能产业转型的推手

煤炭消费总量控制推动部门摆脱煤炭依赖、实现结构调整和产业升级。煤炭消费总量的控制能够加快化解高耗能部门的过剩产能。高耗能行业的产能峰值和煤炭的消费峰值紧密相关,控煤能够促进高耗能行业的产能峰值提前到来。煤炭总量控制需要将更多的煤炭消费向电力部门集中,推广以电代煤;强力推进可再生能源,丰富绿色电源结构。淘汰量多面广的各式燃煤锅炉窑炉。煤炭转化利用的方式也是未来煤炭消费的新增长点,高能耗的煤制气产业现阶段技术并不成熟,而且高水耗、高污染等各种问题在西部等环境脆弱地区加剧环境生态系统的恶化。现阶段应加强煤制气技术示范,严格制定能效和环境准入标准,限制煤制气等产业大规模化发展。

市场机制是成效显著的首选控煤措施

煤炭消费总量控制呼唤市场机制和辅助工具,如生态补偿机制、环境税、碳税、市场交易、绿色金融等。目前开始实施的资源税(税率2-10%)应明确定位于资源补偿,提高煤炭资源回采率和调节资源的富贫级差。对于煤炭开采导致的生态问题,应利用生态补偿机制使煤炭基地的省市能够有休养生息的机会,作出合理的产能规划,进行新的深入改革。同时应利用排污收费和碳税,将煤炭对环境、健康和气候变化造成的外部成本内部化,利用各种预防手段减小外部损害。此外,应在2020年前将碳税的征收提上议程。同时要充分利用金融的杠杆作用(如绿色信贷对煤炭生产、消费、替代三个方面的调节)并落实到监管体系中。实行煤炭行业落后产能的“约束准入”,耗煤行业消费端的生态、环境、气候变化等绿色信贷考核指标体系,煤炭清洁利用端的“技术优选”,煤炭替代端的可再生能源支持等。

地方是落实煤炭消费总量控制的命门

除了政府引导强化的市场机制和政策,煤炭消费减量化最终还需要落实在地方目标和行动上。根据中国的大气污染分布和传输特性,需将中国分成八大污染区域并划定分区煤控目标:京津冀鲁豫、长三角+安徽(江浙沪皖)、东北三省、两湖一江、粤闽桂琼、云贵川渝、晋陕蒙宁、甘青新。每个区域的煤控目标应满足三个级别(区域、省和城市)最严格的生态和公众健康红线。建议把京津冀、长三角、山东、山西、河南、湖北、安徽等11个省市整体作为PM2.5污染联防联控区域,由国家对其大气污染物减排目标和煤炭消费总量控制目标提出更高要求。在城市级别,根据经济发展、能源消费和环境资源等特点,将全国293个城市归类分析,提出了重点控制(84个),一般控制(101个),实效控制(55个),适度控制(53)的煤控阶段性要求,针对每类城市提供案例研究和政策方案选择。

此次“煤炭消费总量控制和能源转型研讨会”是大气“国十条”颁布后进行的以控煤为中心议题的最大一次国际研讨会。研讨会集中了政府智库、科研院所、行业协会、非政府组织、媒体和国际各方面顶级专家一起交流探讨问题和解答方案。适逢APEC盛会成果,对于实现2030年中国二氧化碳排放不再增加和非化石能源比例达到20%的目标,课题研究充分证明煤控是重要且必要的优选路径。此次研讨会提供了很好的交流机会和平台,总课题组将在2015年1-3月份前进一步完善各分报告和总报告,为“十三五”能源规划提供更坚实更具实施力的基础,为国家政策和行动方案做出贡献。



中国煤控项目简报

每两周一期 介绍课题研究进展

汇总能源环境相关领域的重要新闻

欢迎您订阅简报
  • 姓名:
  • 邮箱:
  • 单位:
  • 职务: